新优惠网站送彩金

 
 当前位置:首页>医学资讯>
医改取经 业内专家从不同视角为医改献策
来源: 时间:2007年9月29日

  医改无疑是近几年乃至未来业内极其关注的焦点问题,约200名来自全国的各大医院院长参加了这个主题为“探索中国特色的卫生发展之路”的论坛。 

  9月15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举办的2007第三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来自政府、公司、医院和学术界的多位知名业内专家,从不同视角为中国医改事业献计献策。300多名行业内的专业人士,包括约200名来自全国各大医院的院长参加了论坛。
                                  
  论坛分为5个主题:第一,讨论建设普遍可及的基本卫生服务制度;第二,建设多层次的医疗保障体系;第三,探讨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第四,改革医院服务体系;第五,未来展望。
                                   
  服务保障和财务保障双管齐下
                                   
  针对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玲以“如何加强城乡卫生体系的服务与保障功能”为题,发表了主题演讲,提出要合理调整和回归政府职能,同时科学设计和维护市场机制。
                                  
  李玲认为,要从服务保障和财务保障两方面着手开展医疗卫生保障模式规划。其中,财务保障是指筹资方通过定点机构提供服务,筹资方向定点机构支付费用或被保险人支付费用后报销,保障人群“有钱可付”;服务保障则侧重于提高服务的可得性和可及性,指筹资方办医疗卫生机构以提供服务,保障人群既“有钱可付”又“有医可就”。实施的关键措施是建立全民基本医疗服务制度,使所有居民通过自付一定费用获得政府指定机构提供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这一目标可分3步实施,即扩大保障覆盖、整合保障内容和提高保障绩效。

  李玲以美国退伍军人医疗系统改革为例,指出公立医疗服务体系重构是医改的关键。通过管监分离,改变公立医院的补偿方式和建立层层问责制度,可提高医疗质量和服务水平,同时还能有效控制成本。此外,她提倡建立全国联网的医疗卫生信息系统,以实现规模效应的全国监管。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中国项目部主任刘远立教授在“中国到底有多少人看不起病”的主题演讲中特别指出,建立基本医疗保障制度本身不是目的,是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主要手段,同时介绍了测算“潜在因病致贫”的新方法对政策制定的参考启示。
                                   
  建立低水平、广覆盖的全民医保
                                   
  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原中国卫生部副部长孙隆椿透露:2005年全国卫生总费用的分配测算表显示,2005年全国卫生总费用8660亿元,其中用于医疗(包括住院、门诊、药品零售等)为86.34%;卫生部2006年全国卫生统计和决算资料显示,全国住院人数为7906万,比上年增加722万,增长10%,占全国13亿人口的6%,人均住院费用为3384元/年(月均282元)。孙隆椿分析指出,中国的现状是医疗费用占卫生总费用的极大部分,绝大多数个人或家庭无力负担医疗费用,尤其是大病、重病患者更无力负担,而农村的负担能力比城镇更低。

  孙隆椿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出路就是以政府为主导的全社会互助共济,也就是政府补助与全社会人群合理负担相结合的全民医保。 
                                  
  原上海市卫生局局长、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刘俊也表示,中国医改越来越清晰的蓝图是建立覆盖城乡的医疗卫生保健制度,总原则是低水平、广覆盖。                                   

   孙隆椿强调,建立全国各地通用的全民医保能最大限度地调动资金的补偿作用。全社会医保费用应由个人(雇员)、雇主和政府3项集资组成,以中央财政统一专项支出方式解决政府筹资(不由各地财政分别负担)或建立逐级财政转移支付的方式,以解决不发达和欠发达地区的地方政府筹资难题。预计低水平、广覆盖的全民医保可于2010年覆盖全国所有人群。
                                  
  中国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主任梁涛分析,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在建立医疗保障体系的同时,都希望充分发挥社会保险和商业保险两方面的作用。与社会保险的强制性相比较,商业保险具有自愿性的特点,可以弥补社会医疗保险覆盖面和保障项目的不足,同时提高社会医疗保险管理的水平和效率。2006年全国健康保险业务收入达到375.66亿元。

  鼓励医生流动 实行政府问责制

  坚持公立医疗机构为主体、社会办医疗机构为补充的办医原则该如何理解?作为改革的参与者,医疗机构的人力资源管理该如何改革?针对这些问题,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教科文卫法制司副司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保健政策及管理中心主任宋瑞霖作了题为“对中国医疗改革的几点思考”的主题报告。 
                                  
  宋瑞霖指出,政府投入不能走办医院、买设备、养人员的老路;对社会力量开办医疗机构应当鼓励、支持,促进各类机构共同发展,最终方向是向有资质医疗服务机构购买服务。医生的态度将影响改革的成败,必须重视对医生的管理。应当允许医生成为自由职业者,包括鼓励流动和允许医师、护士多地点注册,在多个医疗机构执业,使医生成为医疗改革的受益者而不是改革对象,以自觉参与改革。宋瑞霖强调,无法调动医生积极性的任何改革方案都会有失败的风险。 

   就具体实施和推行的问题,刘俊也指出,目前中国国情下,医改的管理体系是关键点,必须解决谁决策、谁实施、谁负责的关键问题。目前迫切需要建立一个“推进医改”的权威部门,来摆脱多头领导的局面。必须厘清政府多部门的各自职责,并实行“问责制”,同时逐步建立与完善一个精简、统一、高效的系统化管理体系。(来源:医药经济报)                 




版权所有:新优惠网站送彩金-领取60元的注册体验金-平台注册送38元体验金 制作单位:天津市信息中心
津ICP备05004987号
 


Baidu